3407352244 欢迎光临燕赵钢材网
请登录 免费注册 燕赵会员

2020年俄美关系:在利好利空间纠缠?

发布时间:2019/12/27 14:37:00    来源: 华讯财经

  ●2019年的俄美关系在个别领域出现了几抹亮色:双方领导人始终没有放弃接触,涉俄议题在美国国内政治博弈中的热度有所降温;在乌克兰和叙利亚的争夺中,双方成功避免了冲突升级,在委内瑞拉也没有出现严重对抗;制裁问题有缓和趋势。

  ●2020年特朗普“美国优先”政策与改善对俄关系目标之间的矛盾不仅难以解决,还有进一步激化的可能,这在安全、能源等领域,会有突出表现。为了连任总统,特朗普不仅不敢在对俄关系上越雷池半步,还有可能屈从于国内政治压力,对俄出台新的限制措施。

  从乌克兰危机算起,俄美关系的“大低谷”已经走完了第六个年头。尽管双方领导人不乏希望改善关系的言论,但俄美关系受到多重因素掣肘,始终低位运行、一再下滑,落于冷战后的最低点。2019年,这种态势没有实质改变,但也出现了一些值得注意的微妙变化。

  不变的一面最集中体现在全球战略稳定问题上。特朗普重振美国军力的梦想与俄罗斯保全条约、维护战略平衡的努力迎面相撞。8月,美国正式撕毁了《中导条约》,俄罗斯迅速跟进,普京要求国防部、外交部、情报部门等密切关注美方接下来在研发、生产和部署中程导弹方面的举动,随时对等回应。随着美国两度试射中程导弹,欧洲和亚太再次被笼罩在军备竞赛的阴云之下,大国间开启冷战式军事对抗的风险上升。

  俄美矛盾还体现在能源领域。在全球能源革命、乌克兰危机为俄欧能源合作带来变数的背景下,俄罗斯竭尽全力维护传统欧洲市场,并谋求开拓亚太市场。然而,特朗普热衷发展美国能源产业,准备向欧洲和亚太出口液化气。两者的目标再次发生冲突。美国千方百计阻挠俄罗斯修建对欧输气的“北溪-2”和“土耳其流”两条管道。随着施工步入尾声,俄美矛盾集中爆发。12月20日,特朗普签署2020年度《国防授权法案》,制裁参与“北溪-2”的企业。可见,俄美两国之间的矛盾依然深刻,且体现出难以调和的结构性特征。

  变化的一面在于,2019年的俄美关系不再像前些年那样无下限恶化,甚至在个别领域出现了几抹亮色。首先,双方领导人始终没有放弃接触,美国国内形势也有所变化。G20大阪峰会期间,特朗普与普京第三次会晤,年内还通了两次电话。大阪会后,美国国内并未像前两次“特普会”后那样对特朗普穷追猛打,显示随着“通俄门”调查告一段落,涉俄议题在美国国内政治博弈中的热度有所降温。其次,在乌克兰和叙利亚的争夺中,双方成功避免了冲突升级,在委内瑞拉也没有出现严重对抗。如果说前两年外界还普遍担心俄美在这些地方擦枪走火、引发直接冲突的话,现在这种可能性无疑大大降低了。最后,制裁问题有缓和趋势。尽管新制裁法案不断出现在国会,但推动它们的动力并不强烈,一些制裁甚至被取消。有学者特别提到了俄罗斯铝业的例子,认为对其制裁显示了对一家大型跨国公司采取严厉措施的后果,不仅俄罗斯人遭受损失,美方同样没好果子吃。对涉及对方核心利益的制裁可以被认为是类似“核威慑”的手段,只有在极端情况下才能使用。最终,特朗普政府选择取消对俄罗斯铝业的制裁。

  总体评估,由于俄罗斯不再是美国内政、外交的关注焦点,俄美关系发展的重压有所减轻。然而,俄美关系始终受困于双方的结构性矛盾和现实冲突。如普京所说,现在改善俄美关系的“皮球”已经交到了美方手中。美国政策及其国内政治生态是当前影响俄美关系最重要、最现实的因素。特朗普虽然主观上希望改善俄美关系,但其“美国优先”政策、对自身利益的渴求往往与俄罗斯大国复兴的梦想正面相撞。这就是为什么俄美关系始终在利好与利空之间反复摇摆、纠缠、博弈的原因所在。

  2020年,这种纠结局面仍将持续。一方面,俄欧关系改善势头明显,尽管围绕乌克兰问题的谈判不会马上取得成果,但对话本身就有助于缓解俄罗斯与西方间的敌意。同时,随着美国军事力量、外交资源日益退出中东、阿富汗、中亚等俄罗斯十分关注的战略要地,双方的地缘矛盾也将继续减轻。中美博弈长期化,朝美关系、美伊关系等在明年走出困局的可能性不大,甚至可能再度激化。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的注意力难以聚焦在俄罗斯身上,有时还需要俄罗斯帮忙。特朗普表态称,将认真考虑是否出席在莫斯科举行的庆祝二战胜利75周年阅兵典礼,显示其不会放弃与普京的个人交往,不会放弃改善对俄关系的目标。

  但是,特朗普“美国优先”政策与改善对俄关系目标之间的矛盾不仅难以解决,在未来一年还有进一步激化的可能。在战略稳定问题上,美国希望打破战略平衡,将继续加速在东欧部署反导系统、研发新型武器、试射中程导弹,形成对包括俄罗斯在内核大国的绝对优势。俄罗斯出于维护与美国战略平衡、保证大国地位的需要,也会不断更新现有装备,研发、部署新型装备,与美国不对称竞争。凡此种种,都将进一步加深横亘在美俄两国间的安全鸿沟。在能源领域,“土耳其流”与“北溪-2”有望在明年正式通气,俄美对欧洲能源市场的争夺也将进一步激化。更直接的挑战来自美国国内,随着美国进入大选季,政治精英和民众对俄罗斯“干预选举”的记忆将被唤醒。这是美国立国两百多年来从未有过的奇耻大辱,也将美国国内无论是政治精英还是普通民众的反俄情绪推向了冷战后的最高峰。当下正热的“通乌门”背后,俄罗斯的影子若隐若现。俄罗斯议题有可能再次成为美国选战的重要内容。为了连任总统,特朗普不仅不敢在对俄关系上越雷池半步,还有可能屈从于国内政治压力,对俄出台新的限制措施。这种情况下,很难指望2020年的俄美关系能有多少起色。


      本网站转载文章仅为传播信息,交流学习之目的,其版权均归原作者所有;凡出现在本网站的信息,仅供参考,本网站将尽力确保转载信息的完整性,如原作者对本网站转载文章有疑问,请及时联系本网站,本网站将积极维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

扫一扫,终端电话一有尽有,商机无限!

扫一扫,钢材行情早知道